“客至奉槟榔”——海南人的槟榔文明

2020-05-19 04:17

  原题目:“客至奉槟榔”——海南人的槟榔文明

  “口嚼槟榔又唱歌,嘴唇红红见情哥。哥吃槟榔妹送灰,有心友情不用媒”。这是一首在海南黎族人里传达甚广的情歌,这首歌表达了在男女青年来往过程当中,槟榔起着主要的感化。在黎族人眼里,槟榔有着能掀动对方的情思,沟通彼此的心灵的感化。

  

  在黎族聚居区,槟榔是美妙和友情的意味。主人登门,主人起首捧出槟榔招待。即使不会吃的人,也得嚼上一口作为回敬。逢年过节,家家户户都备有槟榔果,以敬前来贺年的亲朋石友。槟榔在黎族地区槟榔不只仅只是一种食品,它早已上升为一种文明。

  据古书记录,海南一带很早就有以槟榔待客的习俗。早在晋代稻谷撰著的我国最早植物学专著《南方草木状·槟榔篇》中就已有“广东人(海南原属广东省)凡贵胜搭客,必先呈此果”的记录。

  

  宋朝《岭外代答》一书中写道:“客至不设茶,唯以槟榔为礼。”海南人不时把槟榔作为上等礼品,认为“亲客来往非槟榔不为礼”。800多年前,贬居海南岛的苏东坡就曾刻画黎家少女口含槟榔头插茉莉花的情况。可见海南人爱槟榔、种槟榔、吃槟榔的习俗不时被人们传为嘉话,广为传达。

  槟榔是我国四大年夜南药之一,海南是槟榔的主要产地。槟榔含有人体所需的多种营养元素和有益物质,具有消积、化痰、疗疟、杀虫等成效,是历代医家治病的药果。剖开煮水喝可驱蛔虫。明朝李时珍所著《本草纲目》有记录以下:“岭南人以槟榔代茶御瘴,其功有四。一曰:醒能使之醉。盖食之久,则薰然颊赤,若饮酒然,苏东坡所谓红潮登颊醉槟榔也。二曰:醉能使之醒。盖酒后嚼之,则宽气下痰,余酲顿解,朱晦庵所谓槟榔收得为去痰也。三曰:饥能使之饱。盖空肚食之,则充然气盛如饱。四曰饱能使之饥。饱后食之,则饮食快然易消。”

  

  海南人喜嚼槟榔,在全省各地的街头巷尾都摆满了卖槟榔的摊点,由个中部地区愈甚。然则最后末尾槟榔是其实不是用来嚼食,而是作为药物应用。槟榔具有消食醒酒、驱虫等感化。槟榔还具有凉性,咳嗽、咳痰时代过量的服用一些槟榔,可以起到止咳祛痰的感化。除此以外槟榔还有治疗腹泻、腹胀的成效。某些人群经常会发生腹泻、腹胀的现象,此时食用一些槟榔,就可以掉掉落减缓,槟榔可以说是止泻的最好良药之一。后来开展到嚼食,嚼食槟榔以后的人常常会见颊酡红,仿佛醉酒通俗,肉体十分高兴,会悄然出汗。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