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傲雪寒梅》:励志自勉,蕴意其间

2020-05-19 04:22

  在《生如夏花》这本书之作者简介中,其座右铭让我记忆深入:

  傲骨铮铮不畏寒,

  雪花飞絮撒幽喷鼻。

  白色源自严冬里,

  梅艳出于独自强。

  梦诗雪仙之所以选用这首小诗作其座右铭,实则是用此励志自勉。从这首小诗各句首字相连即成《傲雪红梅》诗的题目。诗中有“雪”,“梅”之景物。联想到其长篇自传体小说《仙的人生路程》已颁布发表的各章节内容,不难发明其间的蕴意:不美观照抱负生活,在困境中不时地鼓舞自我。

  再读这首《傲雪寒梅》,正是从座右铭之小诗《傲雪红梅》上的境地的拓展联想与蕴意的升华及主题的深化。

  异样地,从诗的各句首字相连,可以看出其网名与笔名,即:雪舞艳喷鼻,梦诗雪仙。从其引自的座右铭小诗《傲雪红梅》,想到这首《傲雪寒梅》首句与第二句中相对的“红”与“梅”,正是作者的真名镶嵌个中。这网名,笔名,真名的组合在此首诗中,作者是费了一番苦心的,暗示了作者借此想要抒发的情绪。

  现结协作者的具体诗句,开启肉体之旅:

  “雪皑翩跹红蕊绽,舞尽穷冬梅芬芳。”严寒时节,皑皑雪花,纷飞如翩翩起舞。寰宇一片苍莽,境地坦荡。雪白的世界,一尘不染。正是作者心坎的神往与心灵的相守。“红蕊绽”,是对坦荡苍莽现象的装点并构成的一抹亮色:冰冷的冬季,纷飞的雪季,红梅花蕊,“凌寒独自开”。给人一种坚强的力量。梅的耐寒力是“舞尽穷冬”,越冰冷,愈芬芳。这两句诗,极易惹起读者的联象,画面感强。

  “艳姿摇摆报春来,喷鼻飘凡尘傲人世。”承接前两句,依照旧人之认为,只要春暖,花才开。岁寒三友之“梅”,却能于百花绽放之首,“艳姿摇摆”。给人欣喜高兴温暖之美感。这不由让我想起,多年之前,让广阔歌迷所熟悉的台湾歌手费玉清的一首经典歌曲《一翦梅》中的歌词:真情像梅花开过,冷冷冰雪不能掩没,就在最冷枝头绽放,看见春季走向你我。梅——报春的使者。“喷鼻飘凡尘傲人世”,正是“傲骨铮铮不畏寒,雪花飞絮撒幽喷鼻。”的肉体写照。

  “雪舞艳喷鼻”之网名与真名的奇妙联合,构成了作者“独自强”的人格魅力。诗的前四句,既有视角色彩的融合之美,也有肉体上的剧烈对比之感。在视角上,前面我也有提到,寰宇一片苍莽广阔的现象,傲雪红梅花儿绽放,这一抹亮色,极具审美的艺术后果。高洁、豪放所构成的由内而外的气质之美,是“寒梅”独有的品德,也是作者竭力表现所寻求的一种肉体力量。

  “梦依美景醉文海,诗情画意赋新篇。”诗的这两句,与前面四句既可自力断开,也可严密相连。为甚么如许说呢?前面四句着笔于严寒风雪的卑劣气象情况当中,句句抒写既冷傲又热闹豪放之梅,“翩跹”、“绽”、“舞尽”、“芬芳”、“摇摆”、“喷鼻飘”、“傲”这些词语的组合,使“梅”的笼统活泼,加深了读者的印象。而诗的5、六两句却离开了对“梅”的描述。这就是我要说的“自力断开”了。这表象上的自力断开,契合了作者诗意中包罗的自力性情特点。从哲学的层面上看,任何事物的寻找,要由表及里,从现象到实质,才华更深化。对诗句的融合更是如此,才华窥见其深层的诱人风度。如许想着,这两句与前面四句又是严密相连的。“已经是绝壁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。”我用这大年夜家所熟悉的经典词句来归结“梅”在人们心中永久的笼统。这就是一幅励志的合营美景!作者的抱负生活曾经艰苦重重,风雨几十年,一路走来,靠的就是一种肉体力量,这力量从何而来?联系本文扫尾,可得知,是文学的力量。作者曾经坦言,爱好大年夜雪纷飞的时节,甚爱寒梅,常以梅自喻而明志。如许自励自勉,超出生活上的艰苦险阻,情绪风云。这一切,归功于有益的文学书本。这就是文学的特别力量。正所谓,《易经》云:不美观乎人文以化成世界。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