盐业银行(■〖天津卫老照片〗2528:今昔对比看津

2020-06-20 04:40

  这里现在人们都俗称“赤峰道工行”,但是我还是习惯管它叫“盐业银行”,而且一直难以改口。可能每个人心中最认同的地名就是他自己对那个地区的第一印象。不管以后的情况怎样变化,这个印象就像是深深铭刻的烙印,难以抹去。对于很多人来说,这就是大家平日存钱、取钱的地方,叫它“工行”是顺其自然的北京办公室装修公司,但对于我来说,更重要的还在于它美轮美奂的建筑和跌宕起伏的故事。

  我的单位就在盐业银行的斜对面。刚工作那会儿,不管是刷工资卡、转账还是汇款,只要一有机会我就爱往里面跑。单位的财务都惊呼,你比我们去工行的次数还多。几个同事更是开玩笑说,你是不是看上银行里的哪个小妹妹了,一个月跑几十趟,都快把银行的门坎儿子踢破了。银行的大堂经理和业务员都曾推荐我办个网银,就省得天天来回来去跑了。他们都不明白,其实我有网银,也不是对哪位美女朝思暮想,而是因为我喜欢上了这座建筑。高大宽敞的业务大厅,五彩斑斓的石材地面,雕工精湛的大理石座椅,一切都是精美绝伦而又精益求精,对我来讲真是感觉在里面坐一坐也是享受。其实目前对外开放面积只是整体建筑的一部分,很多房间被作为银行的办公区域使用,以致闲人免进。所以像带有晒盐和帆船图案的彩色玻璃、装修奢华的会议室,只有在各种画册上才能一饱眼福。

  盐业银行成立于1915年,总管理处设在北京,这里是天津支行。首任经理是曾任河南督军的张震芳,其子就是号称“民国四公子”之一的大收藏家张伯驹。他变卖家财甚至不惜接待收购绝世珍宝,为阻止我国文物外流做出巨大贡献。

  更鲜为人知的是,解放前的天津盐业银行也曾藏有一件宫廷奇珍,那就是乾隆为庆贺自己八十大寿铸造的金编钟。民国十三年末代皇帝溥仪将此物抵押给盐业银行。由于时局动荡、军阀混战,各方都在四处打听其的下落。为了安全起见,盐业银行将其转移到位于法租界的天津支行内。后来的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接收大员都曾对此国宝打过注意,多亏天津分行经理陈亦侯和四行储蓄会经理胡仲文二人联手,才得以瞒天过海。解放后,这套金编钟重回故宫。

  岁月沧桑、物是人非。如今这里仍然是银行,但不同的是换了字号。有时历史就是这样,有的变幻无穷,有的却是恒久不变。

分享到:
收藏